忱希

陪伴你 一直到故事给说完

“有些事不用问值不值得,只用问,它对你来说是不是有如珍宝。”
这句话来自我非常非常喜欢的一本书——柴静的《看见》
是啊,红兴就是我的“有如珍宝”。
我一直无法给他们之间的感情匹配恰当的定义和形容,友情?爱情?亲情?似乎都差强人意。
今天,了解到一些事情的真相而豁然开朗。对我而言,他们之间的爱不用绑定关系,只是纯粹的,无添加的爱。一个灵魂与另一个灵魂的交织,怎可分割?

怎可任人随意判定真假?

我在,因为有他们。
我不会消失,因为知道有人在等我。
谢谢你们给我无与伦比的温暖。
故事还有很多没有说完,我想继续讲下去,希望我拙劣的文字也能给你们斯须慰藉。

你看他是多么在意你啊

那是我此生所见过顶好看的蓝眸。
似有星辰闪烁,若有鱼翔其中。
“是我需要你。”他离我很近,悄声说道。
我与灵魂约誓,定要给他长生不老的爱情。

“那不给饭吃 我不得饿死啊!”
你雷的话大概是这个意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神一般的脑回路啊 太喜欢我们雷雷了!!
花絮里艺兴唱的《雨一直下》有点戳心 不如新短篇来个从头虐到尾的BE(?)

【红兴/完结】小老板 8

※恭喜他们终于修成正果
 前文戳这里



孙红雷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张艺兴,听话得要命。你说西他就捧着你,把西边吹的能升起太阳似的。你又犹豫了一下,人家立马顺坡下驴,反正孙总说的都是至理名言。张艺兴的工作能力有目共睹,公司里甭管是当地的还是国内的小姑娘们个个儿看直了眼,尤其是外国女孩,趁着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纠缠着同事的小心脏时,一个箭步上去就开始和张秘书搭讪。
张艺兴浑然不知他才刚来一天,就被同事们封为了公司的新吉祥物,标语:张秘书是世界的瑰宝。

孙红雷可不这么想,我第一天来的时候,他们也是如此崇拜我的。第二天呢?第二天我把墨镜摘了。

“孙总,这是柏久公司新产品的报表,他们的人下周五来开研讨会。”
孙红雷本以为自己已经捱过了这一天,哪成想都快下班了,张艺兴又出现在他面前。说实话,孙总心乱如麻,别说看文件了,连签字都能签成“张艺兴”。张秘书把合同送回来让他修改,俩人一对眼神,说不出的尴尬气息弥漫了整个办公室。
“你还喜欢我?我可是抢了你的项目。”话总要说明白。
“不喜欢。我眼瞎了才看上你。”
“那你还来苏黎世干什么?”
“气你。第一,我要搞个对象,穿蓝裙子的内个Lucy就不错,明天我就和她告白。第二,我要一步一步抢走你的职位,家贼难防是吧,孙总?”
“第一,人家姑娘叫Rose。第二,你已经不是家贼了。”
“走着瞧。”

只剩他一个人。

孙红雷觉得自己卑微如一粒尘埃,头衔多华丽,勇气多渺小。我真他妈的怂。


自我颓废中掏出手机,本是想找个小游戏静静心,一不小心戳进了公司论坛的回复。
「楼主还在吗?好久没更新了…」
「希望你们都是对方等待的另一半 要幸福!」
「搞个事情hhhhh,lz的上司是不是隔壁楼那个啊?网络链接 细思极恐←_←」

点开网址,孙红雷的心理防线彻底崩塌。标志性的“努力”ID,以及爱国头像,是他家闹脾气那位,没跑了。
“喜欢他喜欢他喜欢他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”
“靠在我肩上的大狮子[图片]”
“恋爱的第一天 是草莓味儿哒”
“家庭煮夫和他的爱心早餐[图片]”
“他走了……”
“我还好 谢谢大家的安慰 想了很久 有关他和我们之间的感情。只是我的独角戏罢了 没什么好伤心的 再见了 我的初恋。”
“我出尔反尔了 还是无法放下他 亲自去问清楚 出发!”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子就要气死他!我在他眼皮底下勾搭小姑娘!”
“总觉得他对我…算了 不能再自作多情了!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我是偷偷跑出来的 只有一天时间和他相处 过两三个小时就要去机场了 问题问不出口 唉”
已无更多内容。
不,你不能走,张艺兴。
孙红雷慌了,他在办公楼里寻着,跑着,不能停下。瑞士时间晚上9点半,毫无生气的办公室和气喘吁吁的孙红雷,谁比谁更孤独?
屋子早已习惯人来人往,可孙红雷却刚刚恍然大悟:那人路过他,驻留许久,而他没有拉住那人的手。
他只想重新攥紧那双手。拥有那样的主人,怎能不令人想要好好疼爱。
孙红雷从记忆漩涡中挣扎上岸时,他已经开到了苏黎世国际机场。看命吧,在偌大的机场里找到一个人可谓是天方夜谭,脑内仅存的理智告诉他,奇迹只会在八点档的狗血偶像剧里出现。
嗡…嗡…
手机不合时宜地在口袋里叫嚣起来。
“喂?”
“你小子火气真大啊!”
“张总,抱歉啊,有点急事儿,公事不重要的话我就撂了。”
“别啊!重要极了!”
“快说!”
“我儿子的航班12点一刻检票,在66号登机口。”
“老张你…”
“别废话了,快去吧。回来再找你算账。”

孙红雷凝望着几步之遥的背影,挺拔又颓废。是他,是偷走他心脏的人儿。
“艺兴。”他轻唤。
“孙总?您怎么知道我在这儿?”
“叫我红雷。”
“这样不好,您是领导。”
“叫哥总行了吧?你原来也是这么叫的。”
“原来?孙红雷,现在不一样了。我飞机要登机了,再见。”
“等一下!张艺兴,我喜欢你。以前我太傻逼,忘记说了。”
“你别是精神分裂吧孙总?是谁暗地下套让我丢了项目,又是谁一声不吭玩失踪?”
“我…我是王八蛋成吗?你是老板,你是哥,艺兴哥,我错了!”
“骗我好玩吗,走之前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做。”
“我自卑。”孙红雷保证是实话,“我和你太不搭调了,我配不上你。”
“你他妈是少女玻璃心吧孙红雷!还矫情!想让我恨你,老死不相往来是吧?我赖上你了。”
张艺兴咬住了孙红雷的嘴唇。
在候机大厅。众目睽睽之下。
大狮子搂紧了小猫咪的腰,用舌头挑逗得猫儿喘不过来气。大狮子离开小猫嘴的时候,轻轻嘬了一下,回应他的是一下本能的微颤。
“I Love You.”孙红雷喊到。
竟赢来一片掌声,夹杂几声口哨。
“你完了。”张艺兴凑到孙红雷耳边小声地威胁。
“我乐意。”孙红雷将计就计,来咬张艺兴的耳朵,“回家证明一下谁上谁下?”
“奉陪到底。”
恶狠狠的小奶猫被点了一下鼻子。始作俑者傻笑:“盖个戳。一言为定。”


人生不过是居家,出门,又回家。*

小老板,大老板,谁都不例外。


End.


彩蛋

“孙红雷!我说我围裙怎么没了,你个大变态!这日子没法过了。”
“那就过月子?”
紫色蕾丝边围裙的节操在这一天被玷污了。



*引用钱锺书先生的话

感谢这两个月追文的姑娘们 一定要比个大哈特!
会继续更35的 没想到居然收到了几个催更w
新短篇也在构思中
最后 想看小老板腻歪番外的请按1

16年的11月18日 我敲了鱼的小窗
被鱼回复的时候像是偶像翻了我牌子一样 没想到能和这么一位大佬成为cp
她是我遇到最温柔的人了 宠着我 听我发牢骚 在我心情超down的时候给我光亮
emmmm…回归正题!
选这首歌既是送给让我们命运线交叠的cp 也是送给她
“我会奋不顾身地去爱你”
@小鱼鱻(xian) 

【红兴】小老板 7

※黄金档家庭伦理大戏式ooc

前文戳这里



“欸,你们听说了吗?咱公司的迟到专业户其实是个大boss!”
“什么什么?我原来就说他肯定有背景,哪个员工天天迟到还不被开除的。”
“据说升管理层了,前天桌子都清空了,人家可是抢了柏久的大合同,可怜了我们的小老板呦,成了垫脚石。”

张艺兴两手提着咖啡,站在电梯角落里。他恨不得堵上耳朵,彻底隔离同事们的闲言碎语。
这是张总回公司的第二天,是张艺兴回归实习生生活的第二天,也是孙红雷消失的第二天。职场本就残酷,做代理总裁时大家都毕恭毕敬,巴不得能讨好他,现在呢,仅仅因为一杯咖啡忘记备注少糖就被劈头盖脸地臭骂了一顿。

他鞠躬,道歉,说:“我再给您买一杯吧。”
收到的回复只是冷冰冰的“只给你五分钟。”
孙红雷,你在哪?
张艺兴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。孙红雷,孙红雷,你还这么在乎他干什么?没有他,你能落到这般境地?
说到底,张艺兴仍然无法接受大家公认的事实:代理总裁新提拔的秘书,抢了他进公司以来的第一个项目。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,不知是张艺兴两个月来多少个日夜的努力。

“您的咖啡,摩卡,多奶少糖不加冰。”
“好的,放那里吧,你花了将近七分钟。张总要见你,这次就不计较了。”
“谢谢您。”


“张总,您找我。”
“你为什么看不好自己的项目?”
“我以为孙红雷是好人。”张艺兴知道自己的声音在发抖。
“所以你就私自提拔他做秘书?”
“嗯。”他攥紧拳头,往身后藏了藏。
“说实话,艺兴。你是不是喜欢他。”
“是。”怎么忍都没有用,张艺兴低着头,泪水从他眼角滑落,啪嗒,打在地上。
“唉。”张总走到儿子面前,轻轻拍着张艺兴的后背,任他在自己怀里抽泣,“难过吧,被很亲近的人背叛的感觉。傻孩子,你怎么就喜欢上他了呢。”
张艺兴也装不下去了,断断续续地说:“爸,喜欢…还用什…么道理嘛。”
“他啊,他是公司除了我之外最大的股东。”
张艺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“得有快二十年前,内小子就在跟着我东奔西走,后来我们建了公司,他一直负责数据分析。他三十出头的时候,母亲去世了,办完葬礼回来,发现自己最得力的手下跳了槽,把所有的数据都偷到了新公司。我们损失惨重。然后他整个人就泄了气,让我安排他去和卫生阿姨们打交道,就算是替别人尽孝了。”
“既然他体会过被欺骗的感受,凭什么还要骗我!”
“孙红雷鬼点子是多了点,人还是不错的。原因你还是自己问他吧。”
“他和我玩人间蒸发,家里没人,电话不在服务区。”
“那是因为他和我发表了一大篇回归感想,正巧瑞士那边的分公司缺人手,我就把他调过去了。”
“爸,我要去瑞士的分公司!”
“嘿,你这孩子,不行!你和孙红雷想都别想,他比你大二十岁,长相嘛,哪配得上我儿子。反正没商量。”


瑞士苏黎世。
孙红雷正坐在转椅上看文件,满脑子都是张艺兴的脸,微笑的,认真的,嘟嘴的,喝醉的……明明下定决心不耽误这么好的孩子,竟还是留恋得不行。
咚咚咚。
“进来。”
“孙总,这是总公司给您派来的秘书。”
一个小脑袋从门框先探了进了,瞥见孙红雷的一瞬间翻腾着杀气。
孙红雷被盯得发毛,忽然意识到这张脸有点眼熟。这时小脑袋连带身体,整个人走到了他面前,脸上换成了招牌式的笑容。

“孙总您好,我叫张艺兴,是您的秘书。请多关照。”小秘书朝孙总伸出了手。
孙红雷将信将疑地握了握,自己嘟囔:“他是冒充的吧,老张为了测试我是不是忠心耿耿设的计谋吧。不过也太像了,哎呀肯定不是,老张出了名的护犊子,哪能让我拱他们家白菜。”
“我,货真价实的张艺兴。”
“你爸让你来的?为什么啊?”
张秘书又摆回航空小姐般的笑脸,一字一顿地道。
“我和他说,孙红雷、是、我、身、下、受。”

TBC.

下章完结
张秘书有小情绪了 孙总你看着办吧
差一点就被小w猜到真正设定了 膜拜分析帝@workhardhardhard 

【红兴】小老板 6

※孙秘书×张总
前文戳这里



“艺兴,早饭马上好。”
“嗯…”

张艺兴迷迷糊糊地走进卫生间,用凉水洗了把脸。我不是在做梦吧?镜子角落反射出孙红雷摆餐具的样子,真好看,张艺兴心想。哪知孙红雷正巧抬头望向厕所,与镜子里他的视线碰撞交叠。张艺兴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他该以为我是个变态了,再想想昨天的事,耳尖瞬间攀上了粉红。
孙红雷只是笑笑,世间再也找不到像自家小老板这样可爱的人儿了。真后悔当时只要了三天。


张艺兴洗漱完毕,看到孙红雷已经脱了围裙,坐在餐桌边等他。
“我平常不怎么做饭,所以都比较简单,你平时山珍海味吃得多了,不嫌弃我这粗茶淡饭就好。”

张艺兴清楚自己冰箱里有什么原材料,他也是兴致来了才做那么一两顿饭,会烧的菜更是屈指可数。那条紫色蕾丝边围裙,完全是为了自我安慰,大厨都是穿围裙的嘛。
他面前的盘子里放着两套三明治,三根炸成小章鱼模样的儿童肠和一个煎鸡蛋。卖相的确称不上好,肉肠边缘有点糊了,鸡蛋煎了两面,显然有点过火。张艺兴掏出手机,咔嚓,留下了孙红雷给他做的第一顿饭。咔嚓,留下了对面低着头咬吐司的孙红雷。

“不是…特别好吃吧?”孙红雷看着狼吞虎咽的小老板支支吾吾地问道。
“好吃,我特别喜欢。”尤其是这个荷包蛋,像个小太阳,你呢,是我的大太阳。
“你为什么买了个如此少女的围裙啊?”
“因为紫色好看。”张艺兴吃完了盘子里最后一个“小章鱼”,“紫色的只有这一款,我也懒得去别家店了。”
说完张艺兴对牛奶展开了攻势。
“昨天你爸爸的秘书说他明天早上就回来,先视察公司。”
“好日子快到头了。”小张总指指孙红雷,“孙卫生主管。”又指指自己:“张实习生。”

孙红雷苦笑两声,用大拇指抹去了张艺兴上唇边缘的奶印。
他要舔掉吗?张艺兴内心期待地高呼。
嗯?最后手指落到了小老板的鼻子上,轻轻一按。
“给小花猫盖个戳儿。”孙红雷眼睛眯成了一道弧线,“盖了戳儿就跑不了了。”
张艺兴是真想永远都不要洗掉这块奶渍,碍于公司代理总裁的形象,还是留恋地擦掉了。


孙红雷在前座开车,小张总在后座翻着帖子回复。
「哇!霸道总裁+年下啊啊啊!」
「我站四个字母…」
「四个字母+1,lz主页有一首他唱的歌,绝对是受!不信戳这里→网络链接」
「你们觉不觉得隔壁楼和这楼是一对啊?网络链接」
隔壁楼?张艺兴手贱点进了网址。
楼主ID叫“颜王孙”,顶着狮子带墨镜的头像。是他前座这秘书,没跑儿了。
倒序查看。
「颜王孙(楼主):我弯了。他太可爱,想/日。」附了一张张艺兴把自己蒙在被里睡觉的图片,蓝色印花的棉被鼓起一个大包,大包边缘露出了两只白晰的小臂,顶上还有造型自由的一撮黑发。
原来喜欢偷拍的人不只是我。
张艺兴捂着脸美得咯咯笑。他完全没注意孙红雷回复的最后两个字是什么意思,这告诉我们,一定要认真读题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“笑什么呢?这么开心?”
“我…我看见了一个笑话。”
“那你给我讲讲呗。”
“就是…哎呀想不起来了!”张艺兴瞥见后座有一包芝士花生,便捏了一颗放到孙红雷嘴边,“哥,你吃花生吗?”
“吃啊。”孙红雷张开嘴等着投喂,小花猫听话地把爪子里的花生放在孙红雷的舌尖上,又收回手想喂第二颗。
“你刚刚叫我什么?”那人回味着花生,感觉那声“哥”比芝士还奶。
“你又逗我!你不想听就不叫了。”
“想听想听!我的小猫儿。”
“我是大狮子,很凶的!”
“好好好,艺兴最凶了。”


到了公司,张艺兴瞬间转换成了商界老总的角色,无缝连接。孙红雷一句“艺…”兴还没喊出来,就被明晃晃的眼刀吓了回去。
“小张总,下午一点有和柏久公司的项目研讨会。今天日程比较少,应该六点半就可以完事儿。”
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
张艺兴觉得孙红雷可能天生丽质,才干了几天就已经对大小事务游刃有余了,我可是给公司挖掘了一位新的业界领头人士啊。


会议十分顺利,柏久公司的项目从张艺兴还在实习的时候他就是负责人之一,不过当时只是个经理手底下查资料做报表的,进公司以来接手的第一个项目在张艺兴心中有一种莫名的神圣感。无论如何,他一定要拿下。


两人回到家,小祖宗非吵着要给孙红雷做饭,说是要让孙红雷见识见识他的高超厨艺。
张艺兴叮叮咣咣地乐在其中,孙红雷提心吊胆地一会儿害怕他切着手,一会儿害怕他锅着火。上菜的时候,孙红雷满头大汗,倒像是做了顿大餐一样。
“辣椒炒肉,我妈教我的。”张艺兴解开围裙的带子,放到椅背上,“是我最喜欢吃的菜,你尝尝。”说完转身去盛米饭。

偷拍狂孙红雷趁机照了几张背影,说:“咱们自拍一张吧?”
“好啊。”
两副餐具,两碗米饭,一盘辣椒炒肉,一碟鸡蛋羹,一对恋人,还有窗外的一轮明月。可谓良辰、美景、赏心、乐事,四美俱全了。

孙红雷不敢相信这么好吃的菜是张艺兴炒出来的,难道说小老板还有人妻属性可以解锁?
这一晚他们是睡在一张床上的,别多想,两个被窝。


“哥你快点!今天不能迟到!我爸要回来!”
“这就来了…”

孙红雷环顾了一遍他住了两晚的屋子,几次犹豫,还是把椅背上的紫色围裙叠好放进了自己包里。

总要留下点什么,让我能想起你。

TBC.




雷雷生日快乐⸜( ´ ꒳ ` )⸝♡︎


快完结啦 放心是HE啦

觉得
《陪你度过漫长岁月》

这首歌太适合他们了

“我是沉默的存在
不当你的世界
只做你肩膀”

“只是无声地交谈
都感觉幸福
感觉不孤单”

“陪你把想念的酸 拥抱成温暖
陪你把彷徨 写出情节来
未来多漫长 再漫长 还有期待
陪伴你 一直到 这故事说完”

果真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
遇一人如你 何其幸运

【红兴】小老板 5

※孙秘书×小张总
 前文戳这里


啊???
孙红雷下意识掐了下自己大腿,呦还真疼,眼看小张总又要伸手去拿酒瓶,孙红雷赶紧拉过张艺兴的胳膊。小祖宗还挺执着,另一只手开始蠢蠢欲动,孙红雷抱着防患于未然的心态揽过他的另一只小爪子。

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孙红雷问道。
眼前的张艺兴双手被他圈在一起,两只手腕内侧相抵,颇有些受绑小少爷的意味。

“我说,让你叫我老公。”故作强势的语气加上软糯的嗓音,仿佛发生了什么奇幻的化学反应一样,配上一双含着生理泪水的桃花眼,竟让被注视的人萌生了一种想要操/哭他作为答复的念头。
冷静,孙红雷,不要被下/半/身蒙蔽了思想,这是最关键的攻/受问题,尤其是论坛上还一堆写年下段子的,想想就来气。

“张艺兴,咱们在一起也不图什么,这种称呼是不是有点过了?”
“哦…”好看的下垂眼微微泛红,“对不起…我只是,只是想试探一下…”
“试探什么?”
“试探…”张艺兴顿了顿,“你醉没醉!哎哟,看你紧张的,我没醉,我还能走直线呢,快走啦,火车还一个小时就开了。”

说着,张艺兴拿起手提包准备往外走。呵,孙红雷暗自腹诽,你见过哪个神经病说自己有病的?他走的要是直线我立马叫他老公。
事实证明,小张总很不争气地错过了离听到这两个字最近的机会。
他,走出了一条电话线。


俩人总算上了车,孙红雷累的气喘吁吁,小祖宗看着瘦,怎么说也是个大男人。车还没启动,孙红雷就进入了梦乡。
再醒来已经是一刻钟之后的事了,迷迷瞪瞪地刚想伸个懒腰却发现自己的脑袋歪在小张总的肩膀上,始作俑者还把头搭在了他的脑瓜上,此刻睡得正香。
到底是我自己不小心靠上去的,还是他摆的?孙红雷维持着这个姿势,感觉脖子快要断了。
「清水河边有歌声,我急急忙忙走过去…」
张艺兴独家手机铃声忽然响起。
可小张总完全没有要接的意思,把头一偏,靠在窗户接着睡。孙红雷直起身,秘书就是这种时候才能发挥作用的。询着声音,他把手伸进了小张总的西服内口袋,总觉得自己像吃了老板的豆腐。感受到张艺兴胸肌的那一刻,孙红雷是有那么一丝丝害怕由于体力,遂了论坛网友的愿的。

“喂,您好,我是张艺兴的秘书,请问您有什么事?”
“您好,孙秘书是吧?我是张总的助理,张总后天早上回国,会第一时间到公司审查,请您通知小张总。”
“好的,谢谢您。”

现在的总裁也太辛苦了吧,都不休息的吗,一下飞机就直奔公司。想想自己的消极怠工,孙红雷暗下决心,即使小张总又要变回小实习生,他也要全心全意对待工作了。

火车颠了一下,张艺兴的脑袋随着磕在了玻璃上。可能因为酒精的缘故,张艺兴睡的特别熟,垂着头,像只安静的小白兔。
这一下磕的孙红雷心疼得紧,他轻轻扳过张艺兴的脑瓜,靠在自己肩头。还是这样比较符合他们的坐高。小张总也满意地蹭了蹭。
黑色的发丝拂过孙秘书的脖颈,后者不由自主地用手碰了碰小老板的头发,软软的,有点炸毛。于是孙红雷轻抚着张艺兴的头发,凑到他耳边。
“张艺兴,我也爱你。”他说。
安心睡着的小张总正巧做了个美梦。

把张艺兴送回家时,已经凌晨一点了。张艺兴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套小公寓,大概50平米左右,装修风格简约,怎么看都不像个富家子弟住的地方。
“你也留下吧,听说你家挺远的,今天太晚了。”张艺兴酒醒的差不多了,他醉的快醒的也快,就是发现自己借用了孙红雷的肩膀有点害羞,后来各种记忆汹涌而至,更是羞得双颊绯红。
“好,那我睡沙发。晚安,艺兴。”
“晚安。”

孙红雷倒头就睡,张艺兴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。胡思乱想了半天,他抄起手机决定进一步了解如何恋爱。
「怎么当霸道总裁」搜索。
这“狂拽炫酷总裁攻×傲娇别扭秘书受”是个什么玩意儿?
「攻/受是什么」搜索。
我靠,有点刺激啊。
张艺兴强忍着心脏的咚咚乱跳,又在搜索栏敲下几个字。
「怎么当攻」
唉,全是不正经的回答。就在张艺兴万念俱灰想要锁屏睡觉的时候,他一拍大腿想起来了公司BBS,对啊,公司里腐女那么多,实习的时候还看见好多姐姐上班时间看耽美动漫。屏幕上两个小男孩儿卿卿我我的,底下的台词绝对不会骗人,好像是什么“和我再绝交一次还是做一次,你自己选”。张艺兴越想越兴奋,解锁手机,登录账号。
【求助】我和下属恋爱了 该如何定攻/受
如题 我们都是男的…听说当受会很痛…但是他比我年龄大不少 又有点心疼

点击发送,小张总抱着手机美滋滋地进入了梦乡。



张艺兴是被自己的闹铃吓醒的,其实用了几个月也没感觉有什么羞耻的,但是经历了昨天的醉酒事件,总觉得不敢面对孙红雷。他坐在床边,顶着一头鸡窝毛冥想要不要出去。空气中突然传来一股烤面包的香气,捂着自己瘪瘪的肚子,小张总就被勾了出来。

映入眼帘的是穿着紫色蕾丝边围裙的孙秘书在煎鸡蛋。

TBC.


小张总的帖子是决定谁名字在前历史性的一步
不知道有没有人也在看文里提到的番